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核醫學論文

睪丸良性腫塊患者的CT與MRI影像學特征

時間:2019-10-01 來源:包頭醫學 作者:趙富強 本文字數:3900字

  摘要:目的:分析研究睪丸良性腫塊的CT和磁共振成像(MRI)臨床診斷價值。方法 :在2016年5月~2018年11月期間,選擇在本院影像科檢查患有睪丸腫塊患者作為研究對象,結合患者病史,通過回顧性分析研究24例經過病理證實的睪丸良性腫塊患者的影像學資料,24例睪丸良性腫塊患者中,9例進行CT平掃聯合增強掃描,7例患者進行MRI平掃,8例患者進行MRI平掃聯合動態增強掃描。并選取26例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影像學資料做對比研究,觀察睪丸及附睪惡性腫塊的分布、大小、邊界、內部特征、強化特點及與周圍組織結構的關系。結果:經過手術病理證實,對比研究發現,睪丸良性腫塊CT上表現形態更規則,內部密度均勻,增強掃描腫塊實性部分也較均勻;而惡性腫瘤多見分葉,內部密度及強化均表現不均勻;MRI掃描顯示腫塊無強化則示良性病變;如果腫塊顯示以T2WI低信號為主,或者病灶呈現混雜信號并伴有不均勻強化,則提示惡性可能性大。經過病理證實,24例睪丸良性腫塊患者,8例患者為良性睪丸間質細胞瘤,6例患者為良性畸胎瘤,4例患者為非特異性炎癥腫塊,2例患者為結核性腫塊,4例患者為單純囊腫。睪丸良性腫塊CT診斷的定性準確率為66.6%, MRI為73.3%。結論:睪丸良性腫塊病變CT與MRI征象均具有特征性,結合患者臨床癥狀和影像學特征,睪丸良性腫塊可以明確診斷,而動態增強掃描,有利于睪丸良性腫塊的鑒別診斷,對鑒別其良、惡性有一定的意義。

  關鍵詞:睪丸腫塊; 磁共振成像; 體層攝影術;

  睪丸良性腫塊病變臨床上并不少,常見的有炎癥病變、畸胎瘤、結核性腫塊及先天性病變等[1]。然而睪丸良性腫塊與惡性腫瘤性病變在臨床影像學檢查中有重疊,容易造成誤診。CT與MRI檢查能夠清楚顯示睪丸的形態、大小、密度等情況,還可以對盆腔、腹股溝區及精索進行全面的檢查評估[2]。本實驗究選取在本院放射科檢查患有睪丸腫塊患者作為研究對象,比較其CT與MRI影像學特征,為睪丸良性腫塊的診斷價值,現匯報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資料

  在2016年5月~2018年11月期間,選擇在本院影像科檢查經過病理證實的睪丸良性腫塊患者24例作為研究對象,通過回顧性分析研究其影像學資料。患者年齡為3歲~75歲,平均為(42.5±5.6)歲,病程為1個月~6年,平均(3.1±0.8)年;癥狀表現為單側睪丸腫大,可觸及腫塊,觸痛不明顯,腫塊無增大或者進行性增大,紅腫疼痛不明顯;選取26例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影像學資料做對比研究。分別從囊變、出血、壞死、強化、鈣化及平掃密度均勻情況等多方面對比研究。

睪丸良性腫塊患者的CT與MRI影像學特征

  1.2、CT掃描方法

  采用Toshiba Aqccilion64排螺旋CT掃描儀,進行常規掃描,需要行增強掃描的患者,進行增強后動脈期、靜脈期及延遲期掃描檢查,對比劑選用碘海醇注射液(揚子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批準文號:國藥準字H10970323),濃度350mgI/ml,注藥流率選擇3~4ml/s, 9例患者進行盆腔CT平掃聯合增強掃描,掃描范圍自髂棘水平至外陰部,包括陰囊全部層間距及層厚均設定為5mm, FOV512×512,并進行矢狀位、冠狀位重建。兒童盆腔掃描參照相關掃描參數標準執行。在檢查過程中,采用鉛衣、鉛帽遮擋非檢查部位,減少不必要的輻射。

  1.3、MRI檢查

  采用GE提供的1.5TMR機,患者取仰臥位,采用繃帶將患者睪丸固定,掃描范圍為盆腔,包括全部陰囊。6例患者進行MRI平掃,9例患者進行MRI平掃聯合動態增強掃描。掃描參數設定:T1WI加增強,選擇自旋回波序列(TSE) :TR為372~497mg, TE為7ms;T2WI同樣采用自旋回波序列(TSE),掃描參數設定為TR為1700~3700ms, TE為80~90ms;T2WI脂肪抑制掃描選擇SPAIR序列,掃描參數設定:TR為2500ms, TE為80ms;其余相關參數設定:矩陣為512×512,視野為400mm,層厚為4~5mm,層距為1mm。增強掃描對比劑采用釓雙胺注射液,使用劑量為0.2ml/kg,靜脈注射藥物后,進行動態掃描。

  1.4、觀察指標

  由2名經驗豐富的影像科醫師和高年資醫師組成,先在不知病理結果情況下閱片,達成一致性意見,然后結合病理復核閱片。主要觀察指標: (1) CT:觀察睪丸腫塊的位置、形態、大小以及是否存在鈣化、囊變,腫塊內部的密度分布情況,內部是否存在纖維間隔強化,有無供血血管增粗,實質性部分及邊緣強化情況等; (2) MRI:觀察睪丸腫塊位置、形態、大小、信號強度、是否存在囊變、纖維間質強化,病灶周圍侵犯轉移情況,MR強化方式及T2WI低信號包膜等。根據睪丸腫塊CT、MRI影像學檢查結果,參照病理手術結果,對病變進行定性診斷,并評價病灶對周圍的浸潤情況。

  2、結果

  2.1、影像學檢查結果與手術病理結果比較

  24例睪丸良性腫塊患者中檢測出24個病灶,其中實性腫塊5個,囊性腫塊12個,囊實性腫塊7個。4例睪丸慢性非特異性炎癥誤診為腫瘤,CT檢查不能進行組織分類,僅能檢出腫瘤。術后病理分類:24例睪丸良性腫塊患者,8例患者為良性睪丸間質細胞瘤,6例患者為良性畸胎瘤,4例患者為非特異性炎癥腫塊,2例患者為結核性腫塊,4例患者為單純囊腫。通過與手術病理結果相對比,睪丸良性腫塊CT診斷的準確率為66.6%,睪丸良性腫塊MRI診斷的準確率為73.3%,見表1。

表1 睪丸良性腫塊CT和MRI檢測準確率
表1 睪丸良性腫塊CT和MRI檢測準確率

  2.2、影像學表現

  24例睪丸良性腫塊患者中9例患者進行CT掃描檢查,15例進行MRI檢查。左側發病者有6個,右側發病者有18個;腫塊邊界清楚者有19個,邊界不清者有5個;腫塊直徑大小<20mm者占14個;有5例腫塊呈分葉狀;所有患者未發現淋巴結轉移。

  (1) CT影像表現:良性腫塊出現密度不均勻5例,強化不均勻6例,出現鈣化8例; (2) MRI影像表現:在T1WI影像上,10例患者出現內部混雜信號,5例患者內部信號均勻;在T2WI影像上,12例患者腫塊內部呈現混雜信號,3例患者腫塊內部信號均勻;8例患者呈現長T1、長T2囊變壞死;增強后7例患者腫塊呈現不均勻強化。

  2.3、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的影像學特征

  與26例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影像學資料做對比研究,26例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患者共檢測出28個病灶,左側睪丸13個,右側睪丸14個,附睪1個;病灶邊界清者13例,邊界不清者15例;惡性腫塊直徑>50mm者有17個,占60.7%(17/28) ;28個惡性腫塊均為實性;16個腫塊出現周圍侵犯,并且伴有淋巴結轉移。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與睪丸良性腫塊的影像學特征比較,見表2。

  3、討論

  睪丸良性腫塊影像學表現為形態更規則,腫塊直徑較小,腫塊內部密度均勻,增強掃描,強化更均勻,以囊性腫塊多見,無周圍組織侵犯及遠處轉移,腫塊內出血壞死,強化率較小,精索血管強化征較少見,未發現患側供血動脈增粗現象[3];而睪丸惡性腫瘤形態多見分葉,腫塊內部密度不均勻,實性部分強化也不均勻[4]。出現精索血管強化征,患側供血動脈增粗。CT檢查能夠清晰顯示睪丸腫塊的部位、大小、形態、邊界、鈣化及密度情況。MRI檢查具有較高的軟組織對比度和高分辨率,能夠區分腫塊的組織成分,如出血、壞死、囊變等[5]。MRI顯示睪丸腫塊內出血、壞死及強化程度較少時,則其惡性程度相當較低。腫瘤內部的強化表現是鑒別腫瘤性質的最有價值的依據。MRI與CT檢查形成對照及互補,為睪丸腫塊的診斷提供依據。

表2 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與睪丸良性腫塊的影像學特征比較
表2 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與睪丸良性腫塊的影像學特征比較

  良性畸胎瘤影像學特征表現為腫塊CT平掃可見脂肪、鈣化成分[6];表皮樣囊腫CT掃描可見邊界清晰囊性腫塊,增強掃描無強化,在MRI上表現為“洋蔥皮”、“靶征”改變,多為良性病變[7];睪丸結核CT影像上表現為附睪增大并出現鈣化,鈣化部分位于邊緣的囊狀物上,在MRI上呈現液性信號。睪丸囊性腫瘤不易鑒別,尤其對于畸胎瘤,如果囊腫信號出現不均勻,并且發現內部存在實性成分,多考慮惡性病變的可能[8]。此時需要與睪丸單純囊腫區分開,睪丸單純性囊腫MRI掃描顯示腫塊內部信號較單一, 均勻而畸胎瘤掃描顯示內部信號雜亂,不均勻。良性睪丸間質細胞瘤表現為邊界較清的實性結節,腫塊直徑多小于50mm,腫塊周邊無侵犯及轉移,而惡性腫塊多為腫塊直徑大于50mm,呈侵潤性,并且伴隨有壞死、出血及轉移征象[9]。本試驗研究選取的同期對照患者26例睪丸及附睪惡性腫瘤CT、MRI影像學表現均出現上述特征。睪丸慢性非特異性炎癥與睪丸惡性腫塊較難鑒別,需要結合患者的相關病史,睪丸慢性炎癥發病早期表現為陰囊腫大,皮溫升高,腫塊質硬,壓痛明顯,而睪丸精原細胞瘤表現為腫塊進行性增大,無明顯紅腫熱痛表現[10]。

  綜上所述,CT和MRI在睪丸良性腫塊診斷中各具優勢,影像學上表現一定的特征,對鑒別腫塊的性質具有重要意義,二者相互結合作出診斷,可以減少不必要的睪丸切除,此外影像學診斷還需要結合臨床資料,發揮CT和MRI的最大診斷價值。

  參考文獻
  [1]劉強, 王良, 李亮,等.睪丸副睪腫塊的CT和MRI表現[J].醫學影像學雜志, 2015, 25 (11) :1995-2007.
  [2]王敏, 劉昆.針吸細胞塊在睪丸精原細胞瘤診斷中的價值[J].中國實用醫刊, 2014, 45 (18) :44-46.
  [3]閆躍強, 陳濤, 張謙, 等.小兒特殊生長方式睪丸橫紋肌肉瘤一例診療分析及文獻復習[J].中國實用醫刊, 2017, 44 (21) :124-126.
  [4]王華禮, 王永超, 郭靜, 等.睪丸腫瘤42例臨床分析[J].中國男科學雜志, 2017, 31 (6) :42-44, 56.
  [5]賀慧穎, 饒秋, 趙明, 等.泌尿及男性生殖系統腫瘤病理診斷免疫組化標志物選擇專家共識[J].臨床與實驗病理學雜志, 2018, 34 (3) :237-243.
  [6]陳海清, 李洋, 陳寶瑞.CT與磁共振成像對睪丸腫瘤診斷價值比較[J].山西醫藥雜志, 2017, 46 (14) :1699-1702.
  [7]莫本成, 張自力, 劉振華, 等.睪丸精原細胞瘤的MRI診斷與鑒別診斷研究[J].中國性科學, 2016, 25 (11) :16-18.
  [8]湯壯, 魏強.睪丸腫瘤的影像學診斷及治療[J].臨床外科雜志, 2015, 26 (2) :98-100.
  [9]肖康華, 王曉寒, 譚磊, 等.35例睪丸良性腫瘤的臨床病例分析[J].中國腫瘤臨床, 2018, 45 (12) :620-622.
  [10]賈承曄, 張曉琴, 楊署, 等.睪丸實性腫塊的CT和MRI表現特征[J].中國醫學影像技術, 2017, 33 (6) :929-932.

    論文來源參考: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精准三肖六码免费公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