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十八大論文

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理論研究文獻綜述

時間:2019-09-07 來源:延邊黨校學報 作者:趙書策 本文字數:6192字

  摘    要: 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新時代黨的建設重大命題。黨的十九大以來,學術界和理論界圍繞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形成基礎、科學體系、價值意蘊、理論特點、推進路徑等方面又進一步展開深入研究,形成了比較豐碩的研究成果。

  關鍵詞: 習近平; 全面從嚴治黨; 綜述;

  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新時代黨的建設重大命題,系統梳理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對于進一步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和現實價值。本文梳理和分析黨的十九大以來學術界和理論界關于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研究文獻,以期推進相關研究。

  一、研究概況

  從2017年至2019年5月,在中國知網中以“全面從嚴治黨”為關鍵詞檢索到的文章一共有12 341篇,其中2019年797篇,2018年4 852篇,2017年6 692篇;以“全面從嚴治黨”為主題檢索到的文章一共有12 852篇,其中2019年807篇,2018年5 034篇,2017年7 011篇;以“全面從嚴治黨”為篇名檢索到的文章一共有2 829篇,其中2019年162篇,2018年1 000篇,2017年1 667篇。

  根據讀秀知識庫,黨的十九大以來共出版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著述142部,其中代表性的有:中共廣東省委黨校、廣東行政學院主編的《全面從嚴治黨思想與廣東實踐》(廣東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 、陳躍主編的《人民群眾與全面從嚴治黨》(中國言實出版社2019年版)、中國紀檢監察報評論部主編的《黨的十九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新觀察》(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湖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編的《弘揚長征精神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武漢大學出版社2019年版)、劉月著的《全面從嚴治黨重大理論與實踐》(人民日報出版社2018年版)等等。科研立項方面,教育部社會科學司和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立項資助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課題,其中代表性的課題有:北華航天學院趙國龍主持的2018年度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習近平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研究”;北京師范大學馬振清主持的“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與黨的執政安全研究”;蘇州大學胡小君主持的“以政治建設為統領全面加強黨的各方面建設的實現途徑研究”;天津師范大學呂建明主持的2018年度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全面從嚴治黨:‘歷史周期律’難題的時代解答”;哈爾濱師范大學辛寶忠主持的2018年度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專項任務項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全面從嚴治黨研究”;蘇州大學田芝健主持的“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研究”;首都經濟貿易大學連歡主持的201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專項任務項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全面從嚴治黨視域下思想建設從嚴的理論邏輯與當代價值研究”等等。

  此外,全國各地舉行了一系列高水平的學術研討會議,如2018年4月21日,在吉林大學舉辦的首屆長白廉政論壇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全國學術研討會;2018年11月4日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舉辦的“新時代黨內法規體系建設研究”學術研討會等等。

  二、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形成基礎研究

  任何一種理論思想的形成都有一定思想文化根源、社會實踐基礎和歷史基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形成和發展也不例外,對此學界進行了歸納和概括。

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理論研究文獻綜述

 

  1. 基于思想文化根源的視角。

  楊正軍和丁曉強認為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的形成和發展是傳承和弘揚了中國傳統廉政文化,汲取和借鑒了馬克思主義黨建思想[1]。陳海燕和王晨認為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管黨治黨理論是全面從嚴治黨思想形成的思想源泉,并為其注入了“從嚴”的生命基因[2]。劉鋒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思想形成的理論基礎是繼承與創新了馬克思主義黨建思想[3]。

  2. 基于歷史經驗總結的視角。

  楊正軍和丁曉強認為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繼承與發展了第一代領導集體、第二代領導集體、第三代領導集體、第四代領導集體管黨治黨思想建設有益的歷史經驗[1]。陳海燕和王晨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思想既是對社會主義國家執政黨管黨治黨經驗教訓的總結和反思,也汲取了世界上一些老牌執政黨衰敗落伍、丟權垮臺的教訓[2]。

  3. 基于社會實踐基礎的視角。

  劉鋒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觀點形成的直接基礎是延續與發展了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管黨治黨的基本方略[3]。陳海燕和王晨認為中國共產黨從嚴治黨的政治自覺為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奠定了現實基礎[2]。姜學勤認為新時代的歷史發展方位是全面從嚴治黨的現實要求,即國際形勢風云變化,挑戰與機遇并存,要求全面從嚴治黨;國內發展新常態,供給與需求并重,要求全面從嚴治黨;黨員隊伍不斷壯大,考驗與危險并行,要求全面從嚴治黨[8]。

  此外,王聯輝和崔建周認為對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地位的現實關切、對根本政治立場的堅定堅守、對馬克思主義政黨特質的深刻體察、對黨內存在問題及原因的精準把握是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形成的邏輯支點[9]。姜學勤則提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形成的邏輯起點是“不忘初心”[8]。

  三、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科學體系研究

  十九大以來,學術界和理論界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科學體系的認識,主要有以下幾種觀點:

  1.“單一維度”說。

  此觀點主張從特定的角度來解讀和詮釋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思想。謝芳從倫理學視域探討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的科學內涵,認為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價值追求;為人民謀幸福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倫理關懷;厚立從政治之德是全面從嚴治黨的主體倫理訴求;黨紀嚴于國法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倫理自律;強化黨內問責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倫理擔當[11]。舒雋從人民性視域探討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的科學內涵,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內在要求;始終保持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根本要求;全面從嚴治黨是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的根本保證[12]。

  2.“多重維度”說。

  此觀點認為可以從多個視域解讀和分析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李鵬和任夢格提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五個著力點”,即黨的政治建設是政治統領和根本要求;黨的思想建設是精神支柱和政治靈魂;黨的組織建設是組織基礎和戰斗堡壘;黨的制度建設是制度保障和紀律規范;黨的生態建設是堅定目標和重點方向[13]。張兆軍認為全面從嚴治黨作為一個系統工程,主要包括黨內政治生活、政治文化、政治生態三個方面,其中黨內政治生活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基礎和前提;黨內政治文化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靈魂和旗幟;黨內政治生態是全面從嚴治黨的目標和主旨[14]。

  3.“關鍵詞”說。

  此觀點把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用關鍵詞統領起來,如“根本目的”“核心要義”“重要舉措”“根本戰略”等等。楊正軍等學者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目標定位是鍛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核心問題是保持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重要舉措是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根本戰略是堅持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的緊密結合[1]。陳海燕和王晨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根本目的是加強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基本原則是把政治建設放在首位;核心要義是增強黨長期執政能力;內容載體是創新黨建格局;著力之點是煥發全黨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2]。樊金山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核心是加強黨的領導,基礎是全面,關鍵是嚴,要害是治[17]。

  四、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理論特點和價值意蘊研究

  1. 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理論特點。

  對于此問題學者們提出了如下觀點:一是多維性。王聯輝等學者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思想具有“科學的理論思維、堅定的政治立場、強烈的問題意識、無畏的擔當精神”[9]的理論特點。魏曉文等學者認為習近平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呈現出“政治建設和紀律建設緊密結合、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同向發力、組織建設和作風建設相互促進、黨內治理和國家治理相統一”的時代品格和理論特色[19]。二是實踐性。陳志宏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堅持實踐導向,在準確分析世情、國情、黨情的基礎上,針對問題提出具體對策和思路,為新時代黨的建設提供了基本遵循和行動指南[20]。三是人民性。舒雋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思想具有鮮明的人民立場,遵循人民的方向,堅持黨性與人民性相統一[12]。陳志宏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堅持執政為民、人民至上、將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20]。

  2. 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價值意蘊。

  對于此問題理論界提出了如下觀點:一是從理論維度來講,陳志宏、樊金山等學者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思想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豐富發展了新時代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二是從實踐維度來講,潘新喆、胡志遠等學者認為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在提升黨的執政能力和領導水平、提高黨的權威和自信、加強黨員的能力素質和政治修養、擴大黨的群眾基礎和鞏固執政地位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23]。三是從世界維度來講,陳志宏、樊金山等學者認為全面從嚴治黨思想深刻地總結了國內外政黨執政的教訓,為世界各國政黨治理提供了中國方案和中國經驗。此外,雷振文還從“政治治理”的視角探討了全面從嚴治黨的價值意義:一是有助于提高黨的適應性,促進當代中國政治秩序運行的法治化;二是有助于堅守和鞏固黨的自主性,確保當代中國政治秩序運行的正確方向;三是有助于增強黨的凝聚力,夯實當代中國政治秩序運行的社會基礎[24]。

  五、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面臨的挑戰及推進路徑研究

  1. 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面臨的挑戰。

  石文靜認為制約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因素主要來自以下幾個方面:中國共產黨執政所處國際國內環境的復雜性、黨的建設實踐中存在的突出問題以及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中存在的問題[25]。趙永澤從認識論視域列舉了當前社會上對全面從嚴治黨存在的八種錯誤認識,這同樣對當前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方向發展產生重大消極影響,具體表現如下:一是將從嚴治黨取得豐碩成果等同于可以緩緩氣、松松綁;二是用“菩薩心腸”治病救人等同于不要以“霹靂手段”懲前毖后;三是制度等同于稻草人;四是加強監督等同于不信任;五是黨內監督等同于左手監督右手;六是發展市場經濟等同于商品經濟原則必然影響黨內政治生活;七是不干事等同于不出事;八是反腐敗等同于一陣風[26]。

  2. 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途徑和方法。

  陳海燕和王晨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根本指導;貫徹新時代黨的組織路線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關鍵之舉;加強黨的紀律建設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治本之策;勇于開展黨的自我革命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動力之源;優化黨內政治生態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基礎工程;不斷總結管黨治黨新經驗以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縱深發展[2]。石文靜從“完善黨的全面領導,強化管黨治黨機制”“落實黨的思想建設,扎牢理想信念根基”“引領黨員作風轉變,持之以恒正風肅紀”“增強責任和主體意識,優化黨的制度機制[25]四個方面提出了新時代推動全面從嚴治黨的有效途徑。王聯輝和崔建周認為要實現全面從嚴治黨必須從以下九個方面著手:全面從嚴抓政治、全面從嚴抓鑄魂、全面從嚴抓綱紀、全面從嚴抓壓責、全面從嚴抓基層、全面從嚴抓吏治、全面從嚴抓關鍵、全面從嚴抓正風、全面從嚴抓反腐[9]。舒雋認為全面從嚴治黨必須汲取并善用人民群眾中蘊藏的治國理政、管黨治黨智慧和力量,必須發揮人民群眾的監督作用[12]。馬忠鵬等認為必須將思想建黨、紀律強黨、制度治黨統一起來,相互配合、同向發力[31]。樊金山提出全面從嚴治黨十大實踐路徑:以黨的建設總目標為方向;以政治建設為統領;以思想建設為基礎;以組織建設為保障;以作風建設為突破口;以嚴明黨的紀律為治本之策;以制度建設為根本;以反腐敗斗爭為中心環節;以嚴肅黨內政治生活為抓手;以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責任為關鍵[17]。

  此外,還有的學者對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歷史演進進行了研究,例如白清平等學者把全面從嚴治黨放在中國共產黨歷史發展過程中進行考察和把握,認為在革命時期,從嚴治黨是革命勝利的根本法寶;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從嚴治黨是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經驗教訓的根本總結;在改革開放時期,從嚴治黨是改革開放順利進行的根本保證;在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根本保障[33]。

  六、已有學術研究分析及深化研究方向

  十九大以來,學術界和理論界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研究開展得充分、廣泛且成果大量出現,為進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扎實的理論基礎。但是站在當前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時代背景下,目前的研究還顯得比較單薄,有待學術界和理論界進一步加強研究和闡釋。

  1. 進一步強化問題意識。

  縱觀十九大以來的研究成果,學界研究的興趣點仍然集中在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的形成基礎、主要內容、時代價值、實踐路徑等各個方面,相當多的文章結構大同小異,內容重復同質,有理論深度、角度新穎的文章不多。因此,應進一步強化問題意識,著重加強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內在發展邏輯研究和學理分析。

  2. 進一步強化實踐研究。

  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不是純粹的學術性理論,不是書齋里的學問,其主要特點是實踐性。因此,在理清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形成基礎、科學體系、價值意蘊和理論特點的同時,必須加強其實踐形態研究,尤其是要結合本地區本部門實際,提出一些具體舉措,設計出一套科學、嚴謹的政策,從而更直接更有效地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實踐。

  3. 進一步完善研究方法。

  當前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的研究主要是定性研究,定量研究不足,而要把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真正落到實處,使之具有操作性,必須開展相應的定量研究。例如,要科學設置黨的政治建設、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紀律建設的具體指標體系,切實把全面從嚴治黨的“軟指標”變成履行職責的“硬杠杠”。

  參考文獻

  [1][4][15]楊正軍, 丁曉強.習近平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戰略思想探論[J].江西財經大學學報, 2018 (3) .
  [2][5][7][16][27]陳海燕, 王晨.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的價值認知與實踐推進[J].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 2018 (3) .
  [3][6]劉鋒.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重要觀點形成的內在邏輯探析[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 2018 (10) .
  [8][10]姜學勤.新時期全面從嚴治黨的內在邏輯[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 2019 (1) .
  [9][18][29]王聯輝, 崔建周.系統把握和深入貫徹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思想[J].理論探索, 2018 (3) .
  [11]謝芳.論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戰略思想的倫理意蘊[J].湖南社會科學, 2018 (4) .
  [12][21][30]舒雋.人民性: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的邏輯起點與價值旨歸[J].南通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8 (4) .
  [13]李鵬, 任夢格.正確把握習近平關于全面從嚴治黨論述的五個著力點[J].思想理論教育導刊, 2018 (11) .
  [14]張兆軍.論全面從嚴治黨的三個維度[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 2018 (9) .
  [17][32]樊金山.習近平關于全面從嚴治黨論述研究[J].學習論壇, 2018 (11) .
  [19]魏曉文, 董蕾.習近平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思想的鮮明特質[J].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 2018 (3) .
  [20][22]陳志宏.論習近平關于全面從嚴治黨重要論述的時代意蘊[J].河海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2018 (10) .
  [23]潘新喆, 胡志遠.習近平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的理論創新及其價值意蘊[J].理論探討, 2018 (3) .
  [24]雷振文.全面從嚴治黨:政黨治理的中國智慧[J].河南社會科學, 2018 (9) .
  [25][28]石文靜.論新時代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J].科學社會主義, 2018 (5) .
  [26]趙永澤.全面從嚴治黨的八個不等式[J].新疆社會科學, 2018 (4) .
  [31]馬忠鵬, 侯麟軍, 林士輝.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的路徑探析[J].長春師范大學學報, 2019 (3) .
  [33]白清平, 任曉偉.論全面從嚴治黨的歷史邏輯[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 2018 (10) .

    趙書策.十九大以來習近平全面從嚴治黨重要思想研究綜述[J].延邊黨校學報,2019,35(04):38-4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精准三肖六码免费公开网站